top of page

一雙舊拖鞋

“叮……噹……”,門鈴響了,一位瘦弱的婆婆,坐著輪椅,在兩個女兒的陪同下,由女傭推進診所。

“早晨!……”醫務助理熱情地招呼客人,請登記個人資料後,帶進診室,女傭在候診室等候。

“早晨!我能幫你們做什麽呢?”我望著婆婆和她的兩個女兒,問道。婆婆姓余,80歲。

“教授,請幫我媽看看,她的皮膚爛了,化膿,出血,反反復復一年多了!”小女兒說道。

“哦?我看看。”將余婆婆帶到診床。我注意到余婆婆的雙腳用紗布包纏著,滲著鐵銹樣的血水,拖著一對咖啡色的塑料拖鞋,鞋面上有些黃褐色的血污。

我仔細查看余婆婆的病症,左側眼角下瘡口突起,像拇指指甲大小,滲著黃色的分泌物;右邊的口角和上唇潰爛,稍稍結痂;胸前、腹部、背部、腰部、上臂、肘、手指、大腿、小腿、腳趾……從頭到腳,都有散在的、大大小小的瘡口,有的結痂,有的流膿,有的滲血……大腳趾的趾甲旁和脚板幾處瘡口裂開、滲血,腳一點地就疼痛劇烈,臉面、口、手腳處的瘡口疼痛……余婆婆苦不堪言。

“唉!怎麼這麽嚴重才來看吖?”我詫異地問道。

“不是的。其實我媽看了好多醫生,先看政府醫院,未能診斷,也吃了很多藥,都沒見好轉,就轉到私家醫院,做了很多檢查,也沒能確診,也吃藥,搽藥膏,不見好轉。但遇到了一個好醫生,他建議我媽還是看政府醫院。我媽又回去看政府醫院,到現在一年多了,還是未能診斷出什麽病!”小女兒答道。

“包著這麼厚的紗布,還有這麼多膿血滲出來!”

“是的。帶她出門,又怕碰到傷口,所以包得厚厚的,坐的士來的時候,有的司機都不太樂意,擔心搞邋遢座位!”

“哦……我看有點像是天皰瘡!”

“啊?!什麽是天皰瘡啊?嚴不嚴重啊?會不會傳染啊?”大女兒驚異地問。

“這是我考慮的診斷,因為我以前曾經治療過這類病,但都沒有婆婆這么嚴重……”

“那,怎麼辦呢?”小女兒問。

“用清熱解毒、祛濕的辦法治療,會慢慢好轉的!”

“要醫幾耐啊?(要治療多久啊?)”

“大概3到6個禮拜,會有明顯好轉的!”

“需不需要戒口啊?”

“需要的。不能夠食蝦、蟹等海鮮食物,最好吃得清淡一些。”

“那,平時可以煲什麽湯呢?”

“很多的。冬瓜、節瓜……這些都可以的。”

於是,我就開處方給余婆婆內服,再配合藥物外洗。

兩個星期後,余婆婆坐著輪椅進入診室,腳上圍繞著一層薄薄的紗布,沒有滲出分泌物。婆婆的瘡口有了好轉,瘡口的疼痛也明顯減輕了。

再過兩周,瘡口基本上痊愈了,瘡口不怎麼疼痛,可以下地行走了。我注意到,婆婆很開心,雙腳沒有包纏紗布,踏著一雙深藍色的拖鞋,很新。

正當全家人都高高興興的時候,婆婆突然感冒,發燒,咳嗽,住進醫院治療,10幾天後,全身的瘡口又復發了,而且流膿、滲血比原來的還嚴重。咳嗽治好後,就馬上出院,直接來到診所。

我一樣按照中醫辨證論治給余婆婆處方治療,兩個星期後,又明顯好轉。

婆婆很高興,搬到兒子家去住,沒想到剛住了4天,又感冒、發燒、咳嗽,住進醫院7-8天,咳嗽是治好了,但是瘡口又一次復發,而且有些是新發的瘡口,腳底又再裂開了,傷口大約2.0cm。

出院後,婆婆又來到診所,神情淡漠,雙腳包裹著厚厚的紗布,膿血性分泌物滲透出來,染得紗布呈黃紅色,一斑一斑的,深藍色的拖鞋有幾塊鐵銹樣的血斑。

我再一次予以治療,約3個星期後,婆婆的瘡口愈合、脫痂了,精神清爽,一家人開開心心。按照醫院預約去政府醫院顛覆診,結果出來了,醫院診為“類天皰瘡。”給予類固醇等藥物治療,但婆婆的女兒、兒子都反對,不願給婆婆服類固醇,因為以前曾用過一段時間,未見明顯好轉……

婆婆高高興興地搬去小女兒家住了,每周來診所一次,做針灸治療。

3周後,婆婆的病情明顯好轉,而且漸漸穩定。

有一天,小女兒帶著婆婆來到診室,婆婆滿臉愁容,憂慮疲憊,精神恍惚,吃飯沒有胃口,對什麽都沒有心情。

“醫師,我不想來醫治了!”婆婆聲音低弱,目光黯然。

“哦?怎麼啦?治療得好好的,為什麽不想來了?”我有些愕然。

“我很悶,唔想食飯!”

“啊,為什麽不想吃呢?”

我看了看小女兒。

“……”婆婆支吾著。

“教授,等一下有些事想請教你。”小女兒見狀,說道。

我給婆婆扎完針之後,與小女兒回到診室。

“教授,昨天發生一件很奇怪的事!”小女兒說。

“什麽事呢?”

“昨天下午,我給媽媽換洗衣服,洗拖鞋,換回她以前的拖鞋,媽媽很開心,但是,當準備給她穿上舊拖鞋的時候,她霎時大喊一聲,嚎啕大哭,哭聲凄厲,悲慘!怎麼勸都勸不住,約莫哭了半個鐘,才慢慢平靜下來……”小女兒神情肅穆,講到當時的情景,仍有心有餘悸,大惑不解。

“平時我看她穿的是藍色的,舊拖鞋是什麽顏色?”

“啡色,咖啡色。”

“哦,我記得頭三四次來的時候穿的是咖啡色的。”

“是的,就是那對!”

“為什麽換新拖鞋呢?”

“治療好轉的時候,媽媽很開心,住到我哥哥的家裡,換了那對新拖鞋。”

“藍色那對嗎?”

“是的。後來她一直穿那對……”

“哦,我想,可不可以這樣理解:婆婆的病很痛苦,很折磨,整天纏著紗布,拖著那雙舊拖鞋,到處求醫,一直都沒有好轉。所以,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裏,這個病的痛苦、腳的瘡口、紗布、膿血和拖鞋等等,都深深地印記在腦海裡,形成了極為痛苦的、負面的記憶……”

“哦?……”

“後來,治療有了好轉,她很開心……”

“是的,我媽媽很開心,她一開心,就想跟兒子住,好重男輕女的!”

“是嗎?但老一輩有這樣的想法是很平常的。她的病情好轉了,開心了,又正好在兒子家裡換了這雙新拖鞋……意味著一年多的痛苦過去了,一切都是開心的、快樂的,一切都像是重新開始一樣,婆婆看到了希望。所以,這雙新拖鞋,跟這一切發生了關係,形成了開心的記憶和聯想。”

“哦,難怪她總是喜歡穿那對新拖鞋,來看你的時候都穿的!”

“所以,當你給她換上舊拖鞋的時候,立刻勾起了她的記憶,那些難以忍受的、痛苦不堪的記憶,在剎那間涌上心頭,心靈再一次經歷了極其痛苦的折磨,因此放聲大哭。大哭屬於悲傷,悲能使氣消,悲哭能夠使痛苦、壓力、緊張的情緒減輕,這是中醫的理論。”

“哦,好像明白了。”

“所以,我們中醫治病,首先講的是要治神,就是要讓人感到心安,對治療疾病有信心,有希望。這很重要的,但很多人都忽略了!”

小女兒點點頭……

經過幾次治療後,余婆婆的皮膚病痛基本控制住了,大家都很開心……

我想,有時候,一個人的記憶力強有好處,也有壞處。如果對那些負面的、痛苦的事情,記得越深刻,回想起來的時候就越痛苦,猶如生活在地獄之中,煎熬不已,嚴重地影響著個人的心情,影響生活的質量。這是一種巨大的負能量,是一種“邪氣”,大大地損耗精神、傷害人的身心健康,回憶起來只有痛苦。因此,我們應該學會“選擇性失憶”,讓負面的記憶消除、不再產生。這也許需要很高很高的智慧。

反過來,當我們回憶孩童時期、青春時代的某些時光,會感到很開心、很快樂,渾身充滿了活力,充滿了希望,心情很輕鬆,即使長者也是如此。因此,這些開心的回憶都是正能量,可以長養我們的身體,滋養精神,調適情志,使人心曠神怡。這大概就是前輩們常說的“藥補不如食補,食補不如氣補,氣補不如神補”吧!

怒則氣上,

恐則氣下,

喜則氣緩,

驚則氣亂,

悲則氣消,

思則氣結。

——《黃帝內經》

24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鬱悶的三月(二)

三月初的一天上午,有一位女士打電話到診所,說有急事諮詢。我趕緊給病人做完針灸治療,接聽電話。 “早晨!”我問候一聲。 “早晨,莫教授!我想諮詢一下爸爸的病情。” “好的,請講。” “我爸爸58歲,兩個月前,突然間全身無力,行走困難,食嘢、吞嘢都好難(咀嚼、吞咽都很困難),醫院檢查診斷為重症肌無力。” “講話有沒有以前那麼清晰流利?” “沒有。這兩個月來減少了20幾磅,現在住在ICU。” “你希望我

鬱悶的三月(一)

一月初,羅朋友打電話給我,說:“教授,我想帶太太來,請幫看看,調理調理。” “哦,我不是介紹去看某某教授了嗎?現在情況怎麼樣?”我問。 記憶中,4年前他太太因患胃癌,我曾介紹看某某腫瘤專家,一邊看西醫,一邊看中醫,一直來都在治療。 …… 幾天後,朋友帶著太太到診室,太太面色晦暗、痛苦病容。 寒暄幾句之後,我問羅太:“最近情況怎樣?” “很不好。肚很痛!” “是隱隱痛呢,還是刺痛?或者脹痛、火辣辣的

搏命的紅顏

經朋友介紹,46歲的樊小姐來到診所,落落大方,打一聲招呼後,施施然坐下。 “教授,我的身體很虛弱,請幫我調理,好好補補。” “有甚麽不舒服嗎?”我看了看身材高挑、文弱單薄的樊小姐。 “整天頭暈,沒有力氣,不夠精神!” “哦?我看你面色還不錯!” “我是化妝的,很厚的!” “哦?……頭暈反反復復有多久了?” “3年了。醫生說我是貧血。” “做過檢查嗎?” “做過,是再生障礙性貧血。醫生給我吃了很多藥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