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人生樂在相知心——意象的定性與定位

已更新:2022年8月31日

昔我往矣,

楊柳依依;

今我來思,

雨雪霏霏;

行道遲遲,

載渴載饑;

我心傷悲,

莫知我哀。

《詩經》裏這首韻律優美、迴蕩千古的絕唱,道出了多少人的思念和渴盼理解的心情啊!是啊,人生樂在相知心!

知音說與知音聽,不是知音莫與彈。人們的思想、意念、情感、行為舉動的起伏變化如何定性和定位呢?這就要瞭解古老的《易經》了,《易經》是古代探索和描述宇宙一切事物的發生、發展、衰亡過程的普遍規律的一本書,她是把人的各種思想行為與天地萬物等同,視為一個整體來分類、來定位的,這就是八大類事物的象徵意義和五行屬性,簡稱八卦五行。

人們的各種意識、夢幻、心理活動及其過程,都具有一定的偏向性,因此,任何意象都可以歸納到五行性。如動起、出入、進退等等,可歸爲木性;華麗、向上、外在等等,爲火性;低窪陷下、向下等等,爲水性;健行、剛強、言說、潔淨分明等等,爲金性;柔順、中和、轉化、厚載包容、平實穩重、終始、固執、安靜停止等等,爲土性。這是意象的八卦象徵的五行屬性。

意象會産生一系列相應的心理、行爲或症狀;分析心理、行爲或症狀的狀態和過程,可以測知相應的五行性。中醫學發現,人類的心理、行爲、症狀與五臟六腑的生理、病理狀態息息相關,意象的性質最終可以落實定位到五臟六腑,而以五臟爲中心。

那麽,中醫又是怎樣確定意識、意象的性質和位置呢?

前面說過,人出胎生下時,先天之元神仍存於心,通過五臟神識系統,發而馳逐爲後天之情志欲望,也就是喜、怒、悲、憂、思、驚、恐等等爲代表的所謂的“七情”。按照《黃帝內經》對五行學說的運用,這七情也具有五行即木、火、土、金、水的屬性,怒爲木性、喜爲火性、思爲土性、悲(憂)爲金性、恐(驚)爲水性,也稱爲“五志”。五志爲五臟發於外的情志,簡稱五臟的“在志”。

七情分別爲五臟所藏的神識所外發,外界的消息、情境也可以通過神識而入藏於五臟,下面簡單地談一談。

心藏神外發爲喜,外界喜的消息、情境,經“心”覺知識別,也被神攝入而藏於心。

肝藏魂外發爲怒,外界憤怒的消息、情境,經“心”覺知識別,也被魂攝入而藏於肝。

脾藏意外發爲思,外界思的消息、情境,經“心”覺知識別,也被意攝入而藏於脾。

肺藏魄外發爲悲、憂,外界悲、憂的消息、情境,經“心”覺知識別,也被魄攝入而藏於肺。

腎藏志外發爲驚、恐,外界驚、恐的消息、情境,經“心”覺知識別,也被志攝入而藏於腎。

情志有什麽作用呢?《黃帝內經》說:怒則氣上,喜則氣緩,悲則氣消,恐則氣下,驚則氣亂,思則氣結。這是什麽意思呢?這個所謂的“氣”,指的又是什麽呢?

我們可以看看自己或別人,當一個人發怒的時候,多是面紅耳赤,這是氣血往上涌,能量聚集於上;歡喜的時候,多是面色紅潤,這是氣血四處洋溢,能量向周身渙散;悲傷的時候,面色沒有平時那麼紅潤,變得蒼白,甚至面無血色,這是氣血消減,能量衰弱;恐懼的時候,面色變黯,這是氣血往下灌注,能量聚集於下;驚嚇的時候,面色變得黯淡或慘白,甚至面部肌肉扭曲,心中沒有主宰,氣血錯亂,能量聚散不定;沉思的時候,面色凝重,眉心緊鎖,神情專注,這是氣血聚集,能量積結。

這裏所說的“氣”或“能量”,實際上指的就是衛氣,衛氣具有迅疾滑利慓悍的特性,可以隨時根據需要而循行於脈管之外,對神識系統的活動和外邪入侵,能迅速作出應激處理,上、下、內、外聚散流行,無處不到。但是,如果情志長期處於太過的狀態,就會損傷相應的臟器,過怒則傷肝,過喜則傷心,過思則傷脾,過於悲憂則傷肺,過於驚恐則傷腎。

七情本爲五臟神識因循外界人事、情境變動所引發,或由內心意識活動組構的意象所引發,七情的太過、不及和適中,都會對五臟系統産生影響。

五志(七情)通過五神的攝入,藏於五臟,五志的活動會影響五神,進而會影響五臟,再影響到五體,這樣就會引起臟腑組織的疾病。例如,發怒這個志(情緒)太過,一方面,會影響到魂這個神識元素,進而會影響到肝臟,再影響到筋膜系統,筋膜就會緊張收縮,久而久之,就會引起身體的疾病。另一方面,魂被影響而不能安寧,也會影響到意、志、思、慮、智這些神識元素的活動,也會影響到心神,最後影響到元神。如果在這個時候,陽精與陰精交媾結合,會直接影響到胚胎的精神意識和形體的發育,下一代生命可能會產生精神異常或形體的缺陷等等疾病。因此,對於情緒、精神的調養,講究優生、優育的人們,應該給予高度的重視。

我曾經治療過一位甲狀腺腫大的女性患者,30歲,於2000年8月27日第一次就診。患者頸前腫大反復3年多,伴心悸、汗出。原來,她在1997年生下一個孩子後大約3個月,發現頸前有腫物,逐漸增大,時有心悸,汗出,煩躁。經過幾家醫院檢查,診斷為“甲狀腺功能亢進、甲狀腺腫大”,服用他巴唑(Methimazole)等藥物治療。症狀時輕時重,但甲狀腺腫大一直未消,多次檢查T3、T4都偏高。我做了詳細的檢查,甲狀腺二度(Ⅱ度)腫大,心率90次/分,沒有眼突。我按照中醫診斷為“癭病”,按照鄧老(鄧鐵濤教授)治療癭病的經驗方加減,開了一張處方給她,服用6天。

2000年9月3日,第二次就診。患者服藥以後,心悸、汗多症狀稍減輕,其餘症狀沒有什麽變化。我就與她的兄嫂商量,一起開導患者,指出她對丈夫不關心,是為“不仁”;不尊敬家公家婆;是為“無禮”;不能恪守恩愛的諾言,而是以怨恨之心對待丈夫,是為“不義”;對人有很多偏見、成見,聽不進忠言和勸告,固執己見,不通情理,是為“不智”。現在有了病,心生恐懼,而想求醫,我們醫生只能幫助你去戰勝疾病,需要你的配合,而你卻不願意找找自己的原因,我們又能有什麽辦法呢?患者很倔強,強忍著淚水。第二天早上,患者一個人在家,大哭一場,仍按照原來的方案加減一些藥物治療。

2000年9月23日,第三次就診。患者的心悸、汗多等症顯著減輕,頸部脹感消失,偶有心中煩熱。檢查甲狀腺無腫大。再用益氣養陰,化痰散結的方藥以鞏固療效。服藥2周之後,所有症狀已經消除。3個月後檢查T3、T4、THS等等已經正常。隨訪至今已10年,未見復發。

對於這個案例,除了用藥物治療“甲狀腺腫”這個身體的疾病之外,還應該從心理上來調理,雙管齊下。我分析,患者性情急躁、心裏不服人,屬於木性被壓抑,木氣得不到發散,就會鬱結在肝經經脈循行的路徑上,甲狀腺腫與這個心理因素關係很大,這是矛盾關係的主要方面。我們的目的,就是要患者反省自己,產生羞愧、悲傷、難過的意識,這屬於金性,使她傷心、痛哭,這樣就會使被壓抑的木氣得以伸展、發泄,發泄之後,木氣就會消減,回歸到正常的溫和狀態,使得五行的生克關係和調。局部的制約,是爲了整體的和諧,這就是金克木的真實意義,也是五行生克制化的要義。

五臟是藏精、氣、神的器官,相對來說,神爲精、氣的主宰,精、氣是神的依附之處。精氣神飽滿充沛、和諧,才能夠正常推動、運行氣血到人體各個臟腑、器官、組織等部位,才能保持人體機能的相對平衡,獲得健康。基於這樣的認識,任何影響到神識系統的人事、情境,包括疾病本身,都會影響到精氣神的關係而産生盈虛、盛衰的變化,當這些影響超出自身的調節能力,就會引起身心疾病或加重疾病。

這就是中醫對於身心互動關係的原理。形神合一的五臟神識系統,是身心醫學的核心系統。所謂的“中醫心理學”或者“五行心理學”,都只是五臟神識系統的一個片面,即神識系統的作用和投射而已。從這個角度來說,西方所有的心理學內容,包括精神分析、心理分析等等都可以參照五臟神識系統加以構建或完善理論體系,這樣,才能夠“中國化”、“本土化”,才具有實用性,才能夠在中國社會裏得到最廣泛的應用。

那麽,五臟神識系統在意象(包括夢幻)及其轉化方面的作用,又是如何體現呢?試對一個夢者的案例進行分析,以期抛磚引玉,就正於大家。

——摘自《認識五臟六腑》

2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一雙舊拖鞋

“叮……噹……”,門鈴響了,一位瘦弱的婆婆,坐著輪椅,在兩個女兒的陪同下,由女傭推進診所。 “早晨!……”醫務助理熱情地招呼客人,請登記個人資料後,帶進診室,女傭在候診室等候。 “早晨!我能幫你們做什麽呢?”我望著婆婆和她的兩個女兒,問道。婆婆姓余,80歲。 “教授,請幫我媽看看,她的皮膚爛了,化膿,出血,反反復復一年多了!”小女兒說道。 “哦?我看看。”將余婆婆帶到診床。我注意到余婆婆的雙腳用紗

鬱悶的三月(二)

三月初的一天上午,有一位女士打電話到診所,說有急事諮詢。我趕緊給病人做完針灸治療,接聽電話。 “早晨!”我問候一聲。 “早晨,莫教授!我想諮詢一下爸爸的病情。” “好的,請講。” “我爸爸58歲,兩個月前,突然間全身無力,行走困難,食嘢、吞嘢都好難(咀嚼、吞咽都很困難),醫院檢查診斷為重症肌無力。” “講話有沒有以前那麼清晰流利?” “沒有。這兩個月來減少了20幾磅,現在住在ICU。” “你希望我

鬱悶的三月(一)

一月初,羅朋友打電話給我,說:“教授,我想帶太太來,請幫看看,調理調理。” “哦,我不是介紹去看某某教授了嗎?現在情況怎麼樣?”我問。 記憶中,4年前他太太因患胃癌,我曾介紹看某某腫瘤專家,一邊看西醫,一邊看中醫,一直來都在治療。 …… 幾天後,朋友帶著太太到診室,太太面色晦暗、痛苦病容。 寒暄幾句之後,我問羅太:“最近情況怎樣?” “很不好。肚很痛!” “是隱隱痛呢,還是刺痛?或者脹痛、火辣辣的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