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鬱悶的三月(一)

已更新:2022年2月20日

一月初,羅朋友打電話給我,說:“教授,我想帶太太來,請幫看看,調理調理。”

  “哦,我不是介紹去看某某教授了嗎?現在情況怎麼樣?”我問。

  記憶中,4年前他太太因患胃癌,我曾介紹看某某腫瘤專家,一邊看西醫,一邊看中醫,一直來都在治療。

  ……

  幾天後,朋友帶著太太到診室,太太面色晦暗、痛苦病容。

  寒暄幾句之後,我問羅太:“最近情況怎樣?”

  “很不好。肚很痛!”

  “是隱隱痛呢,還是刺痛?或者脹痛、火辣辣的痛?”

  “是脹痛。肚子很脹很脹,痛得要死!”

  “這麼痛,是從什麽時候開始?”

  “胃癌切除手術後,一直隱隱痛。最近這個月開始脹痛,醫生說,可能手術後腸黏連……”   

  “那,醫生怎麼處理呢?”

  “醫生說,目前沒有什麽好的辦法,痛得厲害,打嗎啡針……”

  “胃口還好嗎?”

  “一般。”

  “睡得怎樣?”

  “睡不了!”

  “大小便呢?”

  “小便還好。大便3-4天1次,量很少,很艱難!”

  “你還吃那麼多海鮮嗎?”我問。

  她最愛吃海鮮,記得前幾年,我曾囑咐她儘量不要吃海鮮。因為魚蝦蟹之類的海鮮,在中醫看來是屬於“腥發之物”,有瘡瘍、腫痛應該不吃,以免使腫痛加重或復發,胃癌等惡性腫瘤更要忌口。

  “梗系食啦(當然吃了)!唔食(不吃)人生還有什麽樂趣!?”

  “哦?!你真是這麼想的?”

  “是的!我還去游水,行山,做運動的!唔使怕的!(不用怕的)”

……

  我按常規程序“望聞問切”後,再檢查腹部,腹部脹滿、隆起,緊繃感,聽診發現右腹部腸鳴音亢進,左腹部及左下腹腸鳴音很弱。

  於是,給她進行針灸治療,約半小時後來,羅太腹脹痛減緩三四分,又開些藥物,幫助她疏肝理氣、散結止痛、通便。

……

  過了兩天,羅朋友打電話說,太太這幾天腹部脹痛明顯減輕了,問還要注意什麽?

   “勸她不要吃那麼多海鮮就可以了。這是暫時的緩解,這個病本身是很難治療的!”我說。

  又過了兩天,羅朋友又打電話來說,太太脹痛得很厲害,想立即來看。我說“好的”!

   這次羅太的臉色比上次要痛苦的多。

  進入治療室,我一邊給她治療,一邊對她說:“你還是戒口吧,我們都是為你好!”

  “無得食,我寧可死!”

  “真是會死的……”霎時,我收住口,因為我看到她臉上現出痛苦、無助、絕望的表情。

  扎針後,羅朋友跟著我進入診室。

  “教授,你看我太太還有多久……” 羅朋友問。

   “你真的想知道嗎?”我神情嚴肅和難過。

  “唔……”他點點頭。

  我認真分析病情,查閱資料,根據運氣學說和人體節律的關係,告訴他三月中旬是一個“難關”。

  “你要有心理準備……”我說。

  接下來,我們放春節假,過年。

  開年後,我忙於工作,到了三月某天,我突然想到了什麽,立刻打電話給羅朋友,問太太怎麼樣?

   “住院一個多月,醫生正在交代後事……” 羅朋友壓低聲音,有點抽泣、難過地說。

  次日,羅朋友說,昨天太太溘然長逝了。

  我安慰他節哀順變,也祈禱羅太安息,在天之靈,多多保佑家人、朋友身體健康……

  回想起整個治療過程,想到羅太那痛苦、絕望的表情,我心理很不是滋味,也深深地難過和後悔當初勸說她不吃海鮮的話太言重了。

  同時,也深深地感慨,人類的文明、科技、醫療技術水平遠遠還未能解決癌症患者的痛苦。

  究竟,

  人類——能擺脫疾病的痛苦嗎?

  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及吾無身,吾有何患?

               ——《老子》

15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一雙舊拖鞋

“叮……噹……”,門鈴響了,一位瘦弱的婆婆,坐著輪椅,在兩個女兒的陪同下,由女傭推進診所。 “早晨!……”醫務助理熱情地招呼客人,請登記個人資料後,帶進診室,女傭在候診室等候。 “早晨!我能幫你們做什麽呢?”我望著婆婆和她的兩個女兒,問道。婆婆姓余,80歲。 “教授,請幫我媽看看,她的皮膚爛了,化膿,出血,反反復復一年多了!”小女兒說道。 “哦?我看看。”將余婆婆帶到診床。我注意到余婆婆的雙腳用紗

鬱悶的三月(二)

三月初的一天上午,有一位女士打電話到診所,說有急事諮詢。我趕緊給病人做完針灸治療,接聽電話。 “早晨!”我問候一聲。 “早晨,莫教授!我想諮詢一下爸爸的病情。” “好的,請講。” “我爸爸58歲,兩個月前,突然間全身無力,行走困難,食嘢、吞嘢都好難(咀嚼、吞咽都很困難),醫院檢查診斷為重症肌無力。” “講話有沒有以前那麼清晰流利?” “沒有。這兩個月來減少了20幾磅,現在住在ICU。” “你希望我

搏命的紅顏

經朋友介紹,46歲的樊小姐來到診所,落落大方,打一聲招呼後,施施然坐下。 “教授,我的身體很虛弱,請幫我調理,好好補補。” “有甚麽不舒服嗎?”我看了看身材高挑、文弱單薄的樊小姐。 “整天頭暈,沒有力氣,不夠精神!” “哦?我看你面色還不錯!” “我是化妝的,很厚的!” “哦?……頭暈反反復復有多久了?” “3年了。醫生說我是貧血。” “做過檢查嗎?” “做過,是再生障礙性貧血。醫生給我吃了很多藥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