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鬱悶的三月(二)

已更新:2022年2月20日

三月初的一天上午,有一位女士打電話到診所,說有急事諮詢。我趕緊給病人做完針灸治療,接聽電話。

“早晨!”我問候一聲。

“早晨,莫教授!我想諮詢一下爸爸的病情。”

“好的,請講。”

“我爸爸58歲,兩個月前,突然間全身無力,行走困難,食嘢、吞嘢都好難(咀嚼、吞咽都很困難),醫院檢查診斷為重症肌無力。”

“講話有沒有以前那麼清晰流利?”

“沒有。這兩個月來減少了20幾磅,現在住在ICU。”

“你希望我怎麼幫你?”我知道她父親患的是急進全身型的重症肌無力,是很危重的,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我想過幾天,等我爸爸出院之後,請你到家裡幫看看,因為他坐輪椅,不太方便。”

“好的。”我答應了。

過了2天,女士帶著父親的病情資料到診所,我做了詳細分析。她希望父親一回到家,就立即通知我,請我到家裡來看看。我答應一定前往。

3天後,那位女士打電話來說,她父親已經去世了。

啊!?這麼快?!我一陣難過,憫從心來,安慰她幾句,心裡默默祈禱,但願這位不知姓名、未曾謀面的患者,在天國中永生。

……

三月下旬,一個朋友的父親因肝癌去世了,他是一位著名的教授、學者,我前往殯儀館弔唁,心情很沉重,鬱鬱悶悶,但願逝者一路好走,西方極樂。

第二天,中午,一位朋友的電話打到診所來。

“教授,你還記得鄒小姐嗎?”

“記得,不到20歲,很漂亮,很活潑。”

“她一直都去看你、吃藥嗎?”

“不是。她已經有半年沒來了。”

“她前幾天已經走了!”

“她去哪了?”

“已經去世了!”

“啊?!這怎麼回事?”晴空霹靂,心中猛地一顫。

“聽她媽媽說,今年1月初,她開始有些胸悶、心痛,去看醫生,治療沒有什麽好轉。”

“醫生知道她有重症肌無力嗎?”

“知道的。但是,可能當她是心臟病來治療,心痛一直沒好轉。前幾天晚上,洗澡時突然去世了。”

“哦?”

“教授,你看看,這是怎麼回事?”

“鄒小姐患重症肌無力兩年多來看我,是眼肌型的,當時吃大力丸,看了一段時間後,病情好轉,逐漸減少大力丸。一步一步好轉,一步一步減少大力丸。經過半年,已經停服大力丸了。”

“有吃中藥嗎?”

“有的。她病情好轉而且相對穩定,才開始減大力丸,減大力丸的同時,調整中藥處方配合。”

“後來呢?”

“停服大力丸後,一直堅持服中藥半年,病情比較穩定,有時她忘記吃藥,也未見眼瞼乏力。於是她家人提出想停服中藥,我不同意,告訴家人說,鄒小姐年青,病情好轉得比較快,但是還不算真正穩定,一定要堅持治療兩年到四年,遇到感冒發燒時都不復發或加重,才算真的穩定。然後,逐漸減少中藥,直至停服中藥。停服中藥後仍需每週煲湯一到兩次,健脾補氣,以維持療效。她後來不繼續吃藥了,你知道是什麽原因嗎?”

“不太清楚,可能是考慮經濟原因,也可能是聽了一些人的意見不吃中藥。”

“唉。她家人曾經三次提出試圖停止服藥,我都不同意。後來一次,她家人說,這半年來都沒什麼復發,也不加重,想停一段時間看看。我說,如果你真的要試一下,我也沒辦法,但是,也一定要煲湯保健,預防感冒,一有什麽不舒服,就儘快治療。”

“眼型的重症肌,會不會入心的?她心痛是不是表示這個病已經入心了?”

“有的人會的。後來,她再也沒來了,不知道她有沒有煲湯?”

“沒有,她不是跟家裡人一起住的。好可惜啊……”

“真的是好可惜,這麼好的女孩……”

但願鄒小姐,在天國中,一如既往,永遠綻放著燦爛的笑容。

……

整個三月,接二連三的患者去世了,我感慨萬千—--

重症肌無力,是一種難治性的急重病,醫者常常容易誤診、漏診,多數誤以為眼科的疾病,耽誤治療。如果疾病影響到心肝肺腎,就會出現相應的心痛、胸悶、氣喘等等症狀。

有的還合併有高血壓、低血壓、糖尿病、貧血、心悸、心律不齊、甲狀腺腫大、乳腺癌、子宮肌瘤或癌腫、朱古力囊腫、胸腺瘤、月經不調、哮喘、氣管收緊,以及懷孕、感冒等等,而出現各種各樣的症狀,給醫者分析病情、處方治療增加了複雜性,增加了重重的困難。萬一醫者經驗不足、辨析差錯,就會耽誤病情,貽誤病機,造成不可挽回的結果。例如,懷孕時需要兼顧安胎、養胎,感冒時兼顧治療感冒等等,都需要細緻地辨析、謹慎地處方,標本兼治,才能收到較好的療效。

患者應該瞭解治療的長期性和艱巨性,出現心痛、窒息感、呼吸困難、發燒等等,不可掉以輕心,須及早對因、對症治療。如果有了病,不想治療或稍微好轉而不繼續治療,這個病是不會自己好的。

古人告誡我們說“拘泥於鬼神的人,是不可以跟他談論最高深的道理的;厭惡針刺的人,是不可以跟他談論最巧妙的方法的;患了病,不允許醫治的,病一定不能治好,就算治療也是沒有什麽功效的。”

整個三月,我鬱悶之極,浮想聯翩,唏噓不已……

拘於鬼神者,不可與言至德;

惡於針石者,不可與言至巧;

病不許治者,病必不治,治之無功矣。

——《黃帝內經 五藏別論篇》

23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一雙舊拖鞋

“叮……噹……”,門鈴響了,一位瘦弱的婆婆,坐著輪椅,在兩個女兒的陪同下,由女傭推進診所。 “早晨!……”醫務助理熱情地招呼客人,請登記個人資料後,帶進診室,女傭在候診室等候。 “早晨!我能幫你們做什麽呢?”我望著婆婆和她的兩個女兒,問道。婆婆姓余,80歲。 “教授,請幫我媽看看,她的皮膚爛了,化膿,出血,反反復復一年多了!”小女兒說道。 “哦?我看看。”將余婆婆帶到診床。我注意到余婆婆的雙腳用紗

鬱悶的三月(一)

一月初,羅朋友打電話給我,說:“教授,我想帶太太來,請幫看看,調理調理。” “哦,我不是介紹去看某某教授了嗎?現在情況怎麼樣?”我問。 記憶中,4年前他太太因患胃癌,我曾介紹看某某腫瘤專家,一邊看西醫,一邊看中醫,一直來都在治療。 …… 幾天後,朋友帶著太太到診室,太太面色晦暗、痛苦病容。 寒暄幾句之後,我問羅太:“最近情況怎樣?” “很不好。肚很痛!” “是隱隱痛呢,還是刺痛?或者脹痛、火辣辣的

搏命的紅顏

經朋友介紹,46歲的樊小姐來到診所,落落大方,打一聲招呼後,施施然坐下。 “教授,我的身體很虛弱,請幫我調理,好好補補。” “有甚麽不舒服嗎?”我看了看身材高挑、文弱單薄的樊小姐。 “整天頭暈,沒有力氣,不夠精神!” “哦?我看你面色還不錯!” “我是化妝的,很厚的!” “哦?……頭暈反反復復有多久了?” “3年了。醫生說我是貧血。” “做過檢查嗎?” “做過,是再生障礙性貧血。醫生給我吃了很多藥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