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福從緣來

已更新:2022年8月31日


一位六十多歲的阿嫂,滿臉愁容,拖著疲憊的腳步,走進診所,如常登記,坐在我的面前。她的先生,白髪蒼蒼,坐在診室外等候。

“早晨!”我打招呼,語帶熱情。

“早晨!醫師,我好煩,喉嚨有很多痰,成日都咳。”

“哦,咳了多久了,什麽時候咳得嚴重些?”

“咳了五六年了,反反復復。日夜都咳,夜晚重些,喉嚨好多痰,睡都睡不著。好煩啊,你有無看過我這種病啊?”

“看過,很多的!”

“我這次咳了幾個月了,已經看了11個耳鼻喉專科醫生,說我鼻水倒流,氣管敏感,都沒有醫好我。又看過七八個中醫,亦沒有好。”

“喉嚨痛不痛?”

“我的死老公都不理我了,他說,幫我煲藥煲到煩,不理睬我了。”阿嫂似乎沒有聽到我的問話,徑自講開了。

“不會的吧?”

“怎么不會!他希望我死!他想我死得快一點!”滿臉怒容,怨恨的目光好像要把我吃掉一樣。

“啊!?”

“我的兒子也不理我!”她徑自滔滔不絕,倒出滿肚子的怨恨苦水,似乎我是她多年的老朋友。

“我的兒子指著我的鼻子罵我,他罵我說‘你看了那么多年的病,沒看好,早就應該死了,還看什麽?!’”

她一肚子怨氣,繼續哽咽著說:“我的女兒也不理我!她前幾天打電話給我,問我要錢,我說‘你很久都不來看看媽咪了!什麽時候回來一下?’女兒罵我說‘你有老豆(父親)看著就得啦,唔使我過來架(我不必過來的)。’”

“哦……”我還來不及說話,阿嫂又繼續打斷我,一口氣地罵著女兒:

“你看,你看,她供樓不夠錢的時候,就會來找我要錢,平時連看都不看我一下,都不理過我!嗚……嗚……”

她哭了。我趕緊遞紙巾,她接過紙巾,一邊拭淚,一邊哽咽地說:“醫師,我的命好苦啊!……好慘啊!我其實是想得到他們的一點點關愛、一點點溫暖啊,就是得不到,嗚嗚……”

“慢慢調理,心情好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安慰她說。

接著,我開始給她做針灸治療、開處方。

命運是自己走出來的,是自己的意識、心理、言語、行為等綜合作用所形成的性格決定的,命運其實就體現在自己日常的意識、言語、行為之中。一個人的命運好不好,看看他日常的心理、話語、行為是好是壞,就知道了。

如果一個人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懷好意、講好話、做好事,那么,他就生活在好意、好話、好事的環境之中,這些意識、言語、行為都是與自己息息相關的緣份,緣份好,自然就有福氣了,命運自然就會好。

相反,醫生、醫師們盡力為她治病,丈夫攙扶著來診所,幫煎湯熬藥,不但沒有感恩心,反而怨恨、憤怒,言辭頂撞,惡語相向,口德不修。這就為自己營造出不好的緣份,甚至是惡緣。那又怎么可能得到幸福呢?

結了婚,生兒育女,到頭來,丈夫不理不睬,兒女遠離,只剩下孤燈隻影,怨天尤人。沒能享受到恩愛溫暖的天倫之樂,沒能得到老有所養的兒孫之福。是天之過呢?還是人之罪呢?



5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一雙舊拖鞋

“叮……噹……”,門鈴響了,一位瘦弱的婆婆,坐著輪椅,在兩個女兒的陪同下,由女傭推進診所。 “早晨!……”醫務助理熱情地招呼客人,請登記個人資料後,帶進診室,女傭在候診室等候。 “早晨!我能幫你們做什麽呢?”我望著婆婆和她的兩個女兒,問道。婆婆姓余,80歲。 “教授,請幫我媽看看,她的皮膚爛了,化膿,出血,反反復復一年多了!”小女兒說道。 “哦?我看看。”將余婆婆帶到診床。我注意到余婆婆的雙腳用紗

鬱悶的三月(二)

三月初的一天上午,有一位女士打電話到診所,說有急事諮詢。我趕緊給病人做完針灸治療,接聽電話。 “早晨!”我問候一聲。 “早晨,莫教授!我想諮詢一下爸爸的病情。” “好的,請講。” “我爸爸58歲,兩個月前,突然間全身無力,行走困難,食嘢、吞嘢都好難(咀嚼、吞咽都很困難),醫院檢查診斷為重症肌無力。” “講話有沒有以前那麼清晰流利?” “沒有。這兩個月來減少了20幾磅,現在住在ICU。” “你希望我

鬱悶的三月(一)

一月初,羅朋友打電話給我,說:“教授,我想帶太太來,請幫看看,調理調理。” “哦,我不是介紹去看某某教授了嗎?現在情況怎麼樣?”我問。 記憶中,4年前他太太因患胃癌,我曾介紹看某某腫瘤專家,一邊看西醫,一邊看中醫,一直來都在治療。 …… 幾天後,朋友帶著太太到診室,太太面色晦暗、痛苦病容。 寒暄幾句之後,我問羅太:“最近情況怎樣?” “很不好。肚很痛!” “是隱隱痛呢,還是刺痛?或者脹痛、火辣辣的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