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福禍相倚

已更新:2022年2月20日

一天上午,一位鬢角斑白、身著西裝的長者,拄著拐杖,由一位30多歲的男士攙扶著,走進診室。男士西裝革履,俊朗精明,彬彬有禮。助手挪動椅子,請客人就坐。

“早晨!”我側著身問候。

“您好,教授!請幫我老闆看看,他中風半年多了!”陪同的男士溫文爾雅,講一口標準流利的普通話。

“哦。發病的時候,有沒有頭暈、頭痛?有沒有嘔吐?”我轉臉詢問長者。

“唔……”長者吱唔著幾句,語音含混不清。

“啊,教授,我們是日本人,老闆不會說中國話。他當時沒有頭暈、頭痛。”

“他是什麽時間發病的,是睡醒的時候,還是白天工作的時候?”我心中暗暗慚愧,日本朋友講的普通話比我還好!

“他是早晨醒來時,突然覺得右邊的手腳沒有力。”

“有沒有昏迷?”

“沒有。”

“有沒有大便或小便失禁?”我按照專業程序詢問,多方面了解症狀,以作鑒別診斷,判斷病情的輕重。

“沒有。”

……

接著,我帶長者躺倒診床上,進行肌力測試、病理反射等等神經系統的檢查。然後進行針灸治療,開了一張“補陽還五湯”加減的藥方內服,藥方能“活血通絡,益氣力”,針灸配合服藥,可以取得更好的臨床療效。

每週治療1次。

兩個星期後,長者的力氣稍微增加,走路較前穩當。陪同的男士依然西裝革履,態度和藹。當長者躺倒床上后,我正要做治療,他要求我等一等,示意助手迴避。

助手迴避後,男士說:

“教授,我老闆從日本來香港工作,離開家人,太太不在身邊,很抑鬱。我們找來幾個女孩服侍他,他都沒勁。教授,能不能用針灸幫幫他,治療陽痿?”

“哦?好的,針灸可以的,我儘量吧!”

於是,我在治療中風的基礎上,再加入一組治療陽痿的穴位。一個月後,長者右側肢體乏力的症狀比以前更進步了,面色有了神采,只拄拐杖,而不需要攙扶了,他和陪同男士對我表示謝意,然後,喜悅地離開診所。

我心潮起伏,喜憂參半,不知是禍是福?

疾病是一種結果,引起疾病的原因有很多,工作緊張、壓力大、勞役過度、衣被不周、不按時飲食、飲酒過量、過饑過飽、思慮過度、暗傷心神、色欲過度、不調節情緒、喜怒過激、外感病邪、蟲蛇刀槍傷害、意外事故……等等,都是主要的病因。

這些原因會引起人體內各種物質、各種荷爾蒙的失調,日積月累,就為很多疾病創造了有利的環境和條件,甚至會引致“基因”變異,產生各種癌症、腫瘤,成為難以治愈的疾病。

因此,在沒有患病之前,應加以預防。怎麼預防呢?顯然,認清疾病的原因,去除病因,疾病就不會發生了。

然而,古人警示說“今時之人不會養生防病,把酒當作玉液瓊漿,把亂而無序的生活習慣當作正常,喝得爛醉,縱欲過度,為滿足慾望而竭盡精力,為各種忙碌奔波損耗性的事情而散盡生命的元氣,不知道保持充沛的精力,不知道按時調節自己的神識情志,只一味地貪圖一時的開心暢快,違背了養生長壽的快樂之道,起居沒有良好的節律,所以年過半百就衰退了。”

中風是一類危及生命的頑疾,一、二年內容易復發,疾病稍微好轉,更應好好治療調理,養精蓄銳,以爭取最大程度地恢復精神、體力,避免再中風。如今,恰恰相反,疾病剛有好轉,患者不知節制色慾,縱情放蕩,傷神耗精,遲早會引起身體衰敗!而妙齡女孩,甘願服侍,也是縱慾耗精之舉。這就形成了惡性循環……這樣看來,疾病,是一個社會的問題了。那麼,治療疾病,單靠醫務工作者,行不行呢?

治療他,他好轉之後,又去縱慾,又有女孩深陷其中。我這麼做,是福呢,還是禍呢?

今時之人不然也:

以酒為漿,以妄為常,

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

不知持滿,不時御神,

務快其心,逆於生樂,

起居無節,故半百而衰也。

——《黃帝內經》

7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一雙舊拖鞋

“叮……噹……”,門鈴響了,一位瘦弱的婆婆,坐著輪椅,在兩個女兒的陪同下,由女傭推進診所。 “早晨!……”醫務助理熱情地招呼客人,請登記個人資料後,帶進診室,女傭在候診室等候。 “早晨!我能幫你們做什麽呢?”我望著婆婆和她的兩個女兒,問道。婆婆姓余,80歲。 “教授,請幫我媽看看,她的皮膚爛了,化膿,出血,反反復復一年多了!”小女兒說道。 “哦?我看看。”將余婆婆帶到診床。我注意到余婆婆的雙腳用紗

鬱悶的三月(二)

三月初的一天上午,有一位女士打電話到診所,說有急事諮詢。我趕緊給病人做完針灸治療,接聽電話。 “早晨!”我問候一聲。 “早晨,莫教授!我想諮詢一下爸爸的病情。” “好的,請講。” “我爸爸58歲,兩個月前,突然間全身無力,行走困難,食嘢、吞嘢都好難(咀嚼、吞咽都很困難),醫院檢查診斷為重症肌無力。” “講話有沒有以前那麼清晰流利?” “沒有。這兩個月來減少了20幾磅,現在住在ICU。” “你希望我

鬱悶的三月(一)

一月初,羅朋友打電話給我,說:“教授,我想帶太太來,請幫看看,調理調理。” “哦,我不是介紹去看某某教授了嗎?現在情況怎麼樣?”我問。 記憶中,4年前他太太因患胃癌,我曾介紹看某某腫瘤專家,一邊看西醫,一邊看中醫,一直來都在治療。 …… 幾天後,朋友帶著太太到診室,太太面色晦暗、痛苦病容。 寒暄幾句之後,我問羅太:“最近情況怎樣?” “很不好。肚很痛!” “是隱隱痛呢,還是刺痛?或者脹痛、火辣辣的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