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師奶文化(一)

已更新:2022年2月20日

李小姐20多歲,身材高挑,行動敏捷,熱情大方,看起來像一個運動員。她真的也喜歡運動,因為頸肩疼痛而來就診。

我照例問診、檢查、扎針……

20分鐘後治療完畢,李小姐頸肩輕鬆,很開心,高興地說“博士,你真是太好了,這么快就把我的頸肩痛治好了!”

“你的病本身不太嚴重,加上年輕,所以好得快一些。”

“我的親戚也是做醫的,在內地開了幾家醫院,我是股東。我還在在日本投資。”

“哦,那你也算了解醫療的了。”

“是的。我經常去一些出名的、有特色的診所去看病,看看他們怎麼做。我下次從日本回來,帶一些針、灸來給你。”

“謝謝了!有什麽特別的嗎?”

“日本人做的灸,是一個圓筒形狀的,點燃後慢慢燒,筒的底部可以黏在皮膚上,燃燒的炭屑又被底部隔擋,不會掉到皮膚上。日本人做工真的很精細。”

“我真的想要看看了。那針呢?”

“他們做的針也很精致。針貼在膠布上,只露出一點點針尖,貼在皮膚上,是我看到最好的針!”

“那,我真是要看看了!”

一個多月後,李小姐一拐一拐地來到診室,雖面帶病容,卻不乏熱情。

“博士,我給你帶來日本的針灸了!”邊說邊從LV袋裏拿出一個小的塑料袋,遞給我。

我看著她取出來時,驟然一驚,一隻狗竟然從袋子裏探出腦袋,還東張西望!我的頭皮霎時一漲,幾乎冒煙。因為我小的時候被同學的狗追逐,差點被咬,最怕狗了。

李小姐見狀,笑笑說:“我可以幫牠磅磅體重嗎?”

“哦?不必了吧。如果磅的時候,拉出屎尿來,那太麻煩了。”我實在怕她放出狗來。

“不會的!牠很乖的,很聽話的!”

說完,她在地上鋪一張大大的浴巾,放出狗來。那狗也真奇怪,搖著腦袋,跑來跑去,竟然不會離開那張浴巾!我真是大開眼界了!

……

“李小姐,你這次怎麼一拐一怪的?”

“哦?我開車撞的,現在頸肩腰腿都很痛!”我要是不問,她可能都忘記自己是來看病的了。

“啊,那你以後要多加小心了!”

“沒事,經常的,我命大!”

接著,檢查,原來李小姐車禍時,在嚴重撞擊之下,右邊的頸肩背腰部、以及右下肢都疼痛,右腿比左腿長約0.80cm,也就是俗話說的“長短腿”。

於是,實施治療,長短腿即時糾正了,每周治療2次,治療3周後,頸肩腰痛痊愈。

年輕,漂亮,留學美國歸來……李小姐帶著小狗,環遊世界,做生意……

……

祝她一生好運,一生幸福。

8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一雙舊拖鞋

“叮……噹……”,門鈴響了,一位瘦弱的婆婆,坐著輪椅,在兩個女兒的陪同下,由女傭推進診所。 “早晨!……”醫務助理熱情地招呼客人,請登記個人資料後,帶進診室,女傭在候診室等候。 “早晨!我能幫你們做什麽呢?”我望著婆婆和她的兩個女兒,問道。婆婆姓余,80歲。 “教授,請幫我媽看看,她的皮膚爛了,化膿,出血,反反復復一年多了!”小女兒說道。 “哦?我看看。”將余婆婆帶到診床。我注意到余婆婆的雙腳用紗

鬱悶的三月(二)

三月初的一天上午,有一位女士打電話到診所,說有急事諮詢。我趕緊給病人做完針灸治療,接聽電話。 “早晨!”我問候一聲。 “早晨,莫教授!我想諮詢一下爸爸的病情。” “好的,請講。” “我爸爸58歲,兩個月前,突然間全身無力,行走困難,食嘢、吞嘢都好難(咀嚼、吞咽都很困難),醫院檢查診斷為重症肌無力。” “講話有沒有以前那麼清晰流利?” “沒有。這兩個月來減少了20幾磅,現在住在ICU。” “你希望我

鬱悶的三月(一)

一月初,羅朋友打電話給我,說:“教授,我想帶太太來,請幫看看,調理調理。” “哦,我不是介紹去看某某教授了嗎?現在情況怎麼樣?”我問。 記憶中,4年前他太太因患胃癌,我曾介紹看某某腫瘤專家,一邊看西醫,一邊看中醫,一直來都在治療。 …… 幾天後,朋友帶著太太到診室,太太面色晦暗、痛苦病容。 寒暄幾句之後,我問羅太:“最近情況怎樣?” “很不好。肚很痛!” “是隱隱痛呢,還是刺痛?或者脹痛、火辣辣的

Σχόλια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