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長新冠——新冠失眠(Coronasomnia)


  進入後疫情時期,很多“陽康”後患者身體情況和生活總體恢復常態。然而,不少“陽康”後患者出現失眠症狀,甚至有的患者反映自己在“陽過”之前幾乎從不失眠,卻在“陽康”後被失眠所困擾。本期我們就來聊聊“陽康”睡眠障礙這個話題。

新冠失眠

(Coronasomnia)

  睡眠障礙主要指病人對睡眠時間和(或)睡眠品質不滿足並影響日間社會功能的一種主觀體驗,主要表現為難以入睡,睡眠不深或者伴多夢、半夢半醒狀態,易醒,醒後不易再睡,早醒等。睡眠障礙在不同年齡階層都很常見,主要對身體、心理、社交和情緒功能產生負面影響。睡眠障礙是COVID-19大流行期間出現的主要精神問題之一,也是作為長新冠後遺症四大症狀之一。調查表明,在新冠感染期高達90%的感染者伴有睡眠障礙,而“陽康”之後仍然有接近50%的患者長期受到不同程度的失眠困擾。長新冠後睡眠障礙與一般睡眠障礙亦有所不同,其主要表現為難以入睡或持續睡眠、壓力水準增加、焦慮和抑鬱症狀增加、睡眠時間表延遲以及睡眠剝奪表現(如白天嗜睡、注意力難集中以及情緒不佳)。因此,在學術界對其專屬名詞已被提出——新冠失眠(Coronasomnia)。

新冠失眠的病因與機制

中醫病因病

  在中醫學中,睡眠障礙屬於“不寐”的範疇。關於不寐,《靈樞·口問》中提出“陽不入陰”“陰不斂陽”理論,認為衛氣晝行于陽夜行于陰,陽入則目閉而眠,陽出則目張而醒。《傷寒論》及《金匱要略》認為其病因分為外感和內傷兩類,並提出“虛勞虛煩不得眠”的論述。新冠感染“陽康”後,多伴有熱病傷陰,陰虛火旺,內擾心神;或正氣未複,氣陰兩虛,心神失養;或肺脾兩虛,脾胃運化失職,痰濕內郁,鬱而化火,上擾心神;或陰陽失衡,虛陽外越,心神不寧。新冠失眠病因雖多,病機複雜多變,但其中醫的基本病機總屬陰陽失和。

現代醫學的機制

  目前,與長新冠相關的急性和慢性睡眠障礙機制研究仍處在研究階段。最近的研究提出了一些易感因素,如焦慮、抑鬱、創傷後應激障礙、心理困擾和壓力較大的人群,更易出現睡眠障礙。有證據表明,神經炎症和血腦屏障破壞是“陽康”後睡眠障礙的一種可能機制。睡眠不足,包括人類和齧齒動物的睡眠剝奪、睡眠限制、睡眠碎片化或睡眠呼吸暫停,會誘發全身性低度炎症,其特徵是釋放多種分子,如細胞因數、趨化因數和急性期蛋白,從而導致血腦屏障細胞成分的變化,特別是在腦內皮細胞上。SARS-CoV-2通過人腦微血管內皮細胞上的ACE2受體跨過血腦屏障進入大腦,誘發細胞因數風暴、內皮炎症並改變了血腦屏障完整性,這可能會是促發睡眠障礙的分子途徑。此外,新冠感染引起腦血管內皮功能障礙以及可能存在的微小血栓,引起腦部供血不足(未引起影像學的腦部缺血灶改變),也可能是一種機制。

新冠失眠的高發人群

  1、大流行期間的高發人群,誘發因素包括:睡眠衛生不良和對睡眠的信念失調、預先存在的情緒障礙、家庭經濟來源欠佳或收入不穩定、城市生活心理壓力大、個人心理應激機制和社會支持不佳、接觸新冠相關負面新聞等。

  2、處於特殊情況的個人:居住環境封閉/恐懼感染而自我隔離者,輪班過頻的工人等。

  3、醫生、護士、技師等衛生保健工作者,誘發因素包括:護理職業、高風險環境、手部衛生和個人防護裝備使用不足、與患者密切接觸、長時間輪班、休息時間不足、無保護暴露等。

  4、學生及年輕群體,誘發因素包括:學習和工作負荷過重;“非必要不聚集”、“外出戴口罩”等導致面對面交流和互動減少,增加了孤獨和不安狀態;對未來就業、生活前景的擔憂等。

睡眠障礙對人體的影響

  ①免疫系統:睡眠不足會讓人體免疫力下降,易受病毒、細菌等侵害。

  ②內分泌系統:很多重要的激素如甲狀腺激素、性激素、褪黑素會在夜間分泌,睡不夠會誘發機體交感神經過度興奮,分泌更多的皮質醇激素,易增加肥胖、罹患糖尿病的風險。

  ③心血管系統:睡眠障礙患者容易血壓升高,長期慢性失眠患者心率變異性減弱,容易心跳加快,出現早搏、心慌、胸悶,甚至會出現嚴重心腦血管意外。

  ④消化系統:失去正常的睡眠會引起胃腸道蠕動功能紊亂,產生食欲減退、腹脹、食管反流、或便秘、或大便稀溏等。

  ⑤神經系統:睡眠不足也會導致人體認知功能受損、健忘、恍惚、難以集中精神等問題,甚至出現焦慮、抑鬱狀態、情緒煩躁、腦霧(Brain Fog)。

睡眠障礙患者

需要完善相關檢查

  1.完成量表測定如Epworth睡眠量表(ESS);夜間多相睡眠圖(NPSG)記錄;多相睡眠潛伏期測定(MSLT)等。NPSG最適用於評價內源性睡眠障礙如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綜合征和週期性腿動或經常性深睡狀態如快速眼動睡眠期行為紊亂或夜間頭動,對於失眠尤其是入睡困難為主的失眠的評價則無裨益。MSLT常在NPSG後進行,用於評價睡眠過度,該法常可發現發作性睡病中的日間過度睡眠和入睡初期的快速眼動睡眠期,MSLT應該在患者正常的清醒週期中進行,並隨後觀察一個正常的夜間睡眠。

  2.瞭解睡眠障礙的最重要方法是應用腦電圖多導聯描記裝置進行全夜睡眠過程的監測,因為睡眠不安和白天嗜睡的主訴有各種不同的原因,而腦電圖多導聯描記對於準確診斷是必不可少的。

新冠失眠的中醫調養

1、中醫外治療法

  ①艾灸 如神闕穴(肚臍)、關元穴(肚臍下3寸位置)進行艾灸,每日睡前艾灸15分鐘,可達到培元固本,溫陽散寒,補氣安神的作用。

  ②穴位按摩 取湧泉穴(足趾蹠屈時足底呈凹陷處),用對側拇指(左拇指按右湧泉,右拇指按左湧泉),分別揉5-10分鐘,後用掌根來回擦5分鐘,至局部有熱感。每日睡前一次。

  ③足浴 取生薑20-30g,蔥白3個,艾葉30克,鹽5g,共煮10分鐘,加水至踝關節以上,控制溫度在40~43℃,沐足約20~30分鐘,每晚一次。以微微汗出為宜,不可大汗淋漓。如果有心臟病,泡洗時間酌減,時間不可過長。必要時可根據四診合參,由醫生辨證開取中藥足浴方。

2、其它助眠方法

  ①規律作息,避免熬夜。“陽康”後可適當延長睡眠時間,可以早睡晚起,但不要午休過長(一般午休1小時為好),尤其不能晝夜顛倒。

  ②適度運動。如:每天早、晚各練習一次八段錦;健步;慢跑;游泳;各種球類,以個人不出現疲憊、短氣為宜。一般地,較新冠感染前的運動量減少1/3~1/2。

  ③創造一個良好的睡眠環境。減少房間的噪音和光線;睡前減少使用電子產品;不宜觀看暴力、恐怖電影片;不宜聽搖滾音樂、迪斯可 (DISCO)音樂。

新冠失眠的中醫驗案

  案例1 某男,45歲,自訴反復難入睡、易醒1月餘。緣2022年12月20日發熱、咽痛咳嗽,新冠核酸咽拭子(+)經治一周後,核酸轉陰,基本“陽康”。遂來我院門診就醫。症見失眠,多夢,半夜醒一二次,醒後難以再入睡,伴有心悸不安,心煩,咽幹口燥,夜尿1-2次,舌紅,苔少,脈細數。診斷“不寐”(心肝陰虛,虛熱內擾)。處方:酸棗仁30g(打碎)、知母15g、茯神30g、百合30g、太子參20g、麥冬15g、天冬15 g、甘草6g、燈芯草2g、烏豆衣15 g、浮小麥30g、川芎15 g、煆磁石20 g(先煎);7劑,每日一劑,水煎服。囑睡前2小時服。一周後複診,恢復正常睡眠,夜尿0次,恢復常態化生活和工作。予酸棗安神膏方,繼續鞏固療效。

  案例2 某女,60歲,自訴反復失眠伴畏風、汗出1月。緣2023年1月2日高熱(39.5℃)、咽痛伴周身酸痛、乏力、嗅覺味覺消失。自測新冠抗原(+),經當地治療,基本痊癒。經好友介紹至我院就診,刻下症見:難以入眠,時寐時醒,偶有徹夜不眠,易汗出、盜汗,畏寒肢冷,夜間尤甚,口淡,舌淡胖,苔白膩,脈沉細。擬診:“不寐”(營衛失調,心神不寧)。處方:黃芪30g、五爪龍50 g、桂枝10g、白芍15 g、炒白術10 g、防風10 g、炙甘草6g、生薑15 g、煆龍骨20 g(先煎)、煆牡蠣30 g(先煎)、浮小麥30 g、五味子15 g、糯稻根30 g;7劑,每日一劑,水煎服。一周後複診,恢復正常睡眠,諸症明顯好轉,自汗、盜汗消失。二診,去龍骨、牡蠣,加太子參、麥冬各15 g,再進7劑,諸症消失。囑:玉屏風顆粒,補中益氣丸口服,善後調理。

結語

  新冠失眠是新冠感染後遺症中較為多見的症狀之一。調整良好的心態和舒緩焦慮情緒,對改善睡眠非常有益。如經自我調節,症狀無法改善,甚至持續加重,影響正常工作生活,那麼請及時就醫尋求專科治療,排查其他可能引起睡眠障礙的原發疾病。對於新冠失眠,經過治療結合調養,應獲得較好的臨床療效。

參考文獻:略

2023/2/17 10:26:24 訪問數:228 轉載請注明:內容轉載自365醫學網

11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名中醫專科傳承課程

現代中醫整體整脊學之整脊槍技術省時省力,無痛速效,深受醫者及患者歡迎,學員經過三天18學時學習,可基本掌握該技術並開始應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